<p id="t8hv3"><strong id="t8hv3"><xmp id="t8hv3"></xmp></strong></p>
    <acronym id="t8hv3"></acronym>

  1. <p id="t8hv3"></p>
    <bdo id="t8hv3"><span id="t8hv3"><ol id="t8hv3"></ol></span></bdo>
  2. 首頁 > 原創 > 正文

    探訪淅川英雄渠 傾聽“水故事”帶火詩畫丹江的鄉村旅游

    來源:大象新聞2023-03-13 11:29:13

    收藏 打印

    河南廣電·大象新聞記者 張定有 河南廣電融媒體記者 杜斌

    渠首淅川,因地處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、移民無私奉獻大搬遷而備受關注;詩畫丹江,因水質甘甜、風景秀美而廣受贊譽。

    然而,很多人卻不知道,淅川曾有個難言的尷尬——守著丹江沒水吃,丹江雖是母親河,百姓卻望水興嘆。

    在淅川縣盛灣鎮土地嶺村,有條今年突然走紅的“人工天河”——被稱為淅川版“紅旗渠”的英雄渠。它的前生今世,就是淅川人與水博弈的鮮活見證。3月7日,大象新聞記者走進庫區,傾聽到了顛覆傳統淅川印象的“水故事”。

    壯舉背后的辛酸

    土地嶺位于湖北河南交界處,峽谷連綿,群山聳立。谷底的黃水河,水量充沛。山上的千層巖,卻存不住一滴水。

    英雄渠修建之前,吃水難一直困擾著這里的百姓。山上打不出井,只能下到谷底挑水。土地嶺村支部書記景淅偉告訴記者:“一個壯勞力,一天啥也不干,頂多能挑四挑水。”

   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是大興水利設施的年代。根據中央指示精神,全國各地上馬了一項項農村水利工程。1957年正月初一,土地嶺村干部和村民們拉家常時,提及吃水之痛,勾畫出了調水藍圖——在黃水河的上游鄧家河筑壩,引渠分水,抬升水位,讓原本從谷底白白流走的水,自流入各家各戶。

    土地嶺人說干就干。1957年3月,開始規劃渠線。沒有專業測量設備,泥瓦匠吳海娃想了個法子:村民按照虛擬的渠線一字排開,他站在對面山上,選好位置放一碗水,平視對面,搖旗示意確定水平位置??窟@個土方法,全長16.5公里的渠線敲定施工方案,首尾落差只有兩米。

    1957年9月,周圍5個村子出動1500名勞力,來到碾盤溝、韭菜崖、湘子崖等“三崖九溝十八坡”,拉開施工陣勢。挖土,用的是镢頭、洋鎬、鐵鍬等;爆破,用的是“一硝二磺三木炭”土炸藥;防漏,用的是黏土……

    渠首巖層縫隙多,存不住水,就用一道溝的耕地和湖北置換,上移攔水壩200米;湘子崖等懸崖垂直90度,就從山頂砸鋼釬放繩索,隊員蕩下去打炮眼;青年洞長235米,全是一錘一錘掄出來的……

    1958年10月,土地嶺修渠的壯舉,驚動了淅川縣委。時任縣委書記梁宏江,騎馬來到湘子崖。17歲的女子突擊隊員吳改芝,穿著單衣,腰系麻繩,正懸在崖上掄錘打釬,布衫全部汗濕……梁宏江不禁贊嘆:“巾幗不讓須眉,此乃真英雄!”英雄渠的名字,便由此叫響。

    在削平15座山頭、穿越10條深溝、架設40余個渡槽、打穿兩個山洞、挖砌土石方100余萬立方米后,1959年3月,英雄渠建成通水。土地嶺村,以及附近的瓦屋場、黃龍泉、衡營三村,共八九千名群眾,從此告別了“吃水貴如油”的辛酸歷史。

    記者在土地嶺胡家臺子自然村看到,寬1米左右的英雄渠內,依然碧水潺潺。從分水口嘩嘩流出的渠水,讓村民們在做飯洗衣、灌溉農田、植樹造林時,一點兒也不用為水發愁。

    土地嶺的引水故事,在淅川并非孤例。記者在探訪中了解到,該縣大部分區域處于淺山丘陵地帶,且是喀斯特地貌,水源匱乏,水量不足,難以引水和打井,數十萬百姓都經歷過刻骨銘心的吃水之痛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不少村子也用土法鑿山引水。但其中大部分水渠,因為年久失修或水源枯竭,后來都廢棄了。

    吃水難題的破解

    未能像土地嶺人一樣徹底解決吃水難題的百姓,不得不依靠屋檐水、坑池水生活。遇到天旱,跋涉數里甚至十幾里挑水、拉水,就成了頭等大事。至于發展產業、致富增收,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,自然無從談起。

    這種狀況,一直持續到二十世紀。隨著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實施,干渴的京津大地得以滋潤,無奈的庫區百姓也沒被遺忘,他們做了一代又一代的吃水夢,終于成真:

    盛灣鎮瓦房溝村,面朝丹江卻處處是峭壁。村民們在汛期用屋檐接水存入水窖,一吃就是幾個月。一旦久旱,只有下到河底,車拉人挑才能吃上水。如今,不僅打了深水井,還修了光伏水利工程,不用出電費,就將丹江水引上了高山。

    大石橋鄉橫溝村,山多地少且極度缺水,全村200戶村民中,建檔立卡貧困戶曾經超過一半,水利部門打了4眼深水井,修了3座蓄水池、兩座小型水壩,讓家家戶戶都吃上了自來水……

    近年來,在相關部門的支持下,淅川縣不斷加大投資力度,共建設農村集中供水工程840處,實現了行政村、自然村全覆蓋,集中供水率近99%,自來水入戶率達95%以上。

    為了應對目前仍存在的季節性缺水、地下水水位和深井出水量逐年下降等問題,淅川水利部門軟硬兩手抓:一方面,對現有供水工程加強管護,專設水管員公益崗位,通過按月補貼、技能培訓等方式,確保工程有人管、管得好;另一方面,積極爭取技術支持和政策性資金,對建設標準較低、覆蓋人口過多的供水工程進行升級改造。

    在土地嶺村,記者看到一個閃閃發光的不銹鋼水箱,旁邊有個已廢棄的混凝土蓄水池。盛灣鎮農業服務中心主任衡青山告訴記者,水箱里的水引自英雄渠,蓄水量達30噸,自帶凈化系統,比原來的蓄水池更大更干凈,能保障400多口人用水。

    在馬蹬鎮蘇莊村,記者看到一個小山丘頂上矗立著一個水塔。該村村干部胡成成說,這個水塔已經廢棄,現在靠深水井和無塔罐,供水量比以前大多了。

    詩畫丹江的夢想

    有水,夢想方能靈動。近年來,淅川縣的鄉村旅游因水而興,涌現出一批游客打卡新熱點。

    位于英雄渠畔的胡家臺子,是遠近聞名的石板村。村里的房子,包括墻壁和屋頂,幾乎全由千層巖石板砌成。春暖花開,片片花瓣落入清瑩渠水,流經古樸老屋門前,形成一幅幅意境唯美的畫面,吸引了一車車游客,帶火了村前一個雅致的農家樂。景淅偉對記者表示:“土地嶺有石板房,還有道觀和古寨?,F在英雄渠火了,這里的旅游前景,肯定越來越好。”

    在瓦房溝村一個山頂上,緊鄰光伏水利工程,有個名為星空瓦房的民宿。每逢節假日,這里一房難求。民宿負責人全泉告訴記者:“有了光伏水利工程,我們直接用上了丹江水。在這里住過的客人,對丹江水口感的評價都很高。”

    在大石橋鄉橫溝村,吃水難題解決后,村里原本處于荒山野嶺的鳳凰古寨,很快具備了游客接待能力。短短幾年時間,鳳凰古寨就發展為集森林康養、親子教育拓展、影視拍攝基地于一體的農旅田園綜合體,年接待游客3萬余人。

    在馬蹬鎮蘇莊村,活靈活現的漁翁漁童雕像吸引了記者的目光。胡成成對記者說,蘇莊村位于旅游通道旁,路過這里去丹江大觀苑、八仙洞景區的游客絡繹不絕,要想留住他們,必須有自己的特色?,F在不缺水,村子后面就發展了玫瑰園、石榴園和迷迭香園等觀光園,村子里也正在恢復漁村風貌……

    “守著丹江沒水吃”的辛酸,越來越遠。數十萬百姓喝上母親水的夢想,越來越近:

    據相關報道,淅川縣城鄉供水一體化項目已啟動,總投資15.3億元,從馬蹬鎮白渡村、香花鎮宋崗電灌站旁等處抽取丹江水,完工后將讓70%以上的淅川人用上優質、穩定的丹江水。

    渠首淅川,詩畫丹江。在這個命運與水緊緊綁定的地方,真正屬于當地人的“水之夢”,才剛剛開始……

    文章關鍵詞:&ldquo,&rdquo,土地,丹江,記者 責編:姚冬梅

    熱點推薦

    更多>

    熱點視頻

    更多>
    欧美老妇乱人伦视频在线_国产打屁股在线调教97_国产厨房乱子伦午夜视频_欧美一本大道香蕉综
    <p id="t8hv3"><strong id="t8hv3"><xmp id="t8hv3"></xmp></strong></p>
      <acronym id="t8hv3"></acronym>

    1. <p id="t8hv3"></p>
      <bdo id="t8hv3"><span id="t8hv3"><ol id="t8hv3"></ol></span></bdo>